北理珠“基本合格”

Loading

2023年8月18日,广东省教育厅发布了《广东省教育厅关于广东省民办高校2022年度检查结果的公示》(链接),结果还不到一个星期,链接就404了。

对于「金凤路8号」的读者来说,这个公示结果有两个看点:一是还在正常办学的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属于“基本合格学校”,二是未经教育主管机关批准、擅自宣布终止办学、违规办学问题一箩筐、目前已经半死不活的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属于“合格学校”。

之所以关注广东省民办高校的年度检查结果,是因为根据广东省教育厅2021年发布的《广东省教育厅关于民办高等学校年度检查实施办法》(点击链接查看广东省教育厅官方解读)第十三条:“学校年检结果与奖励资助、招生计划下达和单位评先评优等挂钩……对年检‘不合格’或连续2年以上年检‘基本合格’对民办高校,可视情况调减其下年度的招生计划,直至停止招生”。

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近几年的招生规划之所以被大幅度缩减,据说就与民办高校年检结果有关,因为北理珠已经连续几年年检是“基本合格”。

那么北理珠年检是“基本合格”而不是“合格”的原因是什么呢?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贴吧(第二页37楼)有位用户向广东省教育厅进行了电话咨询。

从这位同学的留言来看,广东省教育厅答复说:北理珠之所以是“基本合格”,是由于北理珠目前处于转设过程,独立学院转设未完成导致评分拉低,实际学校教学质量没有问题。

如果这段留言属实的话,也就是说:北理珠连续多年年度检查都是“基本合格”,是由于没有完成独立学院转设导致的

作者研究了与《广东省教育厅关于民办高等学校年度检查实施办法》一同印发的《广东省教育厅关于民办高等学校年度检查指标体系》(详见本文附件)。该体系一共包含七个一级指标和64个三级指标,范围涵盖了民办高校办学的各个方面,其中并未明确提到独立学院转设的相关内容。

由于没有看到北理珠和北师珠的具体评分情况,不好对此发表意见。建议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师生向广东省教育厅申请信息公开,了解具体情况,以便促进学校有针对性地进行整改,恢复北理珠的正常招生和办学。

假如北理珠真是因为没有完成独立学院转设而导致连年“基本合格”、缩减招生的话,这就有点扯蛋了。因为有确凿证据证明,同为独立学院的北师大珠海分校不仅没有完成独立学院转设,而且存在严重的非法办学行为,为什么它不是“不合格”、“基本合格”,而是一直“合格”呢?

2021年9月26日,也就是《广东省教育厅关于民办高等学校年度检查实施办法》实施半年后,广东省教育厅答复作者称: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独立学院转设的申请、评审、公示及正式批复文件的信息,经查,本机关在履行行政管理职能过程中未制作或获取

用普通话翻译就是:北师大珠海分校根本就没提交过独立学院的转设申请,作为独立学院主管机关的广东省教育厅也没收到或批准过北师大珠海分校的转设方案。也就是说,北师大珠海分校的停止招生、对外宣布2024年终止办学,都是自说自话。

一定会有人说,教育部已经在2019年批复北师大珠海分校终止办学了,所以就不用提交独立学院转设方案了。关于这个问题,有必要强调一下。

教育部有没有同意北师大珠海分校终止办学,是一个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也是「金凤路8号」公众号最重要的研究成果之一,同时也是北京师范大学和有关部门一定要把「金凤路8号」灭口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实际上,教育部在2019年答复北师大珠海分校学生的行政复议申请的时候,就明确说明了北师大珠海分校的终止办学,不是由《教育部关于同意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建设的批复》(教发函【2019】14号)文件决定的。只是那时候北师大珠海分校的师生家长已经被北师大连吓带骗,以至于智商下线,才没有把握住教育部当时的这个有利回复。

回到北理珠年检的话题。

如果是否完成独立学院转设,是民办高校是否年检合格的关键指标,那么广东省教育厅在北师大珠海分校和北理工珠海学院之间就不应该有“双重标准”。因为双重标准就是违法行政,甚至有裁判员下场踢球的嫌疑。

北理工珠海学院的独立学院转设工作之所以难以推进,除了投资方光大策略股东内部矛盾之外,光大策略与北京理工大学之间的矛盾也同样突出。甚至可以说,光大策略与北京理工大学大学之间关于北理珠未来道路选择的矛盾,才是该校至今无法完成转设的主要矛盾。与这个矛盾相比,光大策略股东内部矛盾反而是次要矛盾。

北理工珠海学院作为民办机制,招生规模决定了办学收入。一旦招生规模萎缩乃至停办,必然让光大策略作为举办者的权益随之缩水,博弈筹码被大大削弱。如果北理工珠海学院逐年缩减招生直至停止招生,无疑有利于北京理工大学获得与光大策略之间博弈的优势。

北理珠的独立学院转设方案,显然不是光大策略单方面可以决定,必然要与独立学院母体达成一致后,才能以董事会名义向广东省教育厅提交转设方案。因此,只要北京理工大学不同意北理工珠海学院转为民办,光大策略不同意退出北理工珠海学院的办学,那么该校的转设就注定遥遥无期。而北京理工大学作为公办院校背靠财政资金,可以有无限资源与光大策略耗下去,直到光大策略举手投降,退出北理珠办学。所以,北京理工大学实际上是北理工珠海学院连年“基本合格”而削减招生规模的真正受益者

但是这个结果的荒谬也正在于此。

实际上,北京理工大学已经通过北理工珠海学院的党政联席会议完成了对独立学院的控制,董事会实际上已经被北京理工大学架空,章程中约定的董事会权利也已经名存实亡。

2023年4月,北理工珠海学院的党政联席会议突然宣布免去包括民商法学院等多个学院院长的职务,这实际上是北京理工大学进一步清洗董事会在北理工珠海学院的“残余”,以造成全面控制珠海学院的既成事实。这些做法都给北理工珠海学院的正常办学秩序造成了破坏,导致师生校友人心浮动,优秀师资流失。

有句俗语叫做“当家不闹事”,但北理工珠海学院的乱局却让人看到,当家闹事却是有利可图的。甚至可以说,作为北理工珠海学院的实际当家人,北京理工大学越是把珠海学院搞成如隔壁北师大珠海分校那样停招、停办、半死不活的状态,就越有可能达成让光大策略退出的目的。

至于在这个过程中,教学质量有没有影响、受教育者的权益有没有被侵害、师资有没有流失、办学声誉有没有下滑,都不是独立学院母体在乎的问题,因为反正北理工想要的是珠海校区而不是独立学院。

更何况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把「金凤路8号」永久封禁之类的手段解决。只要能操纵舆情,黑的也能说成白的。而且,说不定北理珠停止招生以后,评估就从“基本合格”变成和北师大珠海分校一样的“合格”了。这就是这种局面的荒谬所在。

广东省教育厅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是依法行政,就应该实事求是地先给北师大珠海分校评个“不合格”,行政处罚并公示。然后再给北理工珠海学院评“基本合格”,这样才能让人心服口服。现在任由这两所北京来的高校无法无天,欲予欲求,广东省早晚要尝自己种下的苦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比如《广东省教育厅关于民办高等学校年度检查指标体系》的一些关键指标,作者敢与广东省教育厅打赌,北师大珠海分校百分之百没如实填报。

比如五、资产财务(51)抽逃挪用:不存在抽逃资金或挪用办学经费现象/不存在非法集资且数额巨大,对学校正常稳定办学造成严重影响现象

北师大珠海分校在填报这一项时,肯定会写“不存在”。而实际上,北师大从珠海分校挪用办学经费的数额巨大,从珠海校区高研院的人员工资到珠海校区的实验室装修改造、幼儿园家具采购,都是从珠海分校挪用。应该说,如果北师大不挪用珠海分校的办学经费,北师大珠海校区根本就无法启动,更无法维持运作。

再比如北师大珠海分校在2019年6月发生了在国内外产生重大影响的群体事件,而这一事件的起因恰恰就是北师大没有按照《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的要求,完成土地等资产过户、建立董事会制度,并利用这一漏洞将北师大珠海分校资产挪用,以建设珠海校区,由此导致师生家长的强烈不满,矛盾激化。即便发生这样惊动党中央的大事件,北师大珠海分校依然可以自我评估为合格,而作为独立学院属地管理主管机关的广东省教育厅也没有提出异议。

如果换成是其他民办高校、民办主体像北师大这样无法无天,广东省教育厅也会如此视而不见吗?还是说因为北师大的领导背后的靠山硬,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

2014年3月18日,在河南省兰考县县委常委扩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醒全党注意“塔西佗陷阱”。文章链接:《以全面从严治党远离“塔西佗陷阱”》。

“塔西佗陷阱”一词来源于古罗马执政官塔西佗所著历史书中的一段表述,在现代社会中,这一概念被用来特指政府丧失公信力,无论说什么做什么,人们都会认为它是在说假话、做坏事。

广东省教育厅提出《关于民办高等学校年度检查实施办法》,原本是规范广东省民办高校办学和发展的善政。但是,如果在评估过程中搞双重标准,对北师大和北理工这种“似乎有靠山有背景”的京里来的高校网开一面,就是自毁长城,破坏政府公信力。这也正是习近平总书记提醒全党注意的“塔西佗陷阱”。

北理工珠海学院的转设,恐怕是国内最复杂的独立学院转设案例。对于这样一个复杂工程,地方政府和教育主管机关如何展现自身的行政能力,展现广东省的法治水平,才是真正地不辜负中央的期待,也唯有如此才能确保依法转设。

原本地方政府和教育主管机关只要依法行政,坚定执行教育部《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北理工珠海学院就可以和吉林大学珠海学院一样,从独立学院顺利转为民办高校,走上发展的快车道。

但由于北师大珠海校区的出现,以及该校个别领导的一系列违法违规操作一直未被处理,让北京理工大学和地方政府在独立学院转设问题上,产生了某些“幻觉”:即可以通过造成一些既成事实,倒逼教育部开放跨省异地校区的审批。

北京理工大学和地方政府这么多聪明人聚到一起,竟然想不出一个皆大欢喜的解决方案,反而搞出一个让北理工珠海学院连年“基本合格”、慢性死亡,以迫使投资人退出的局面,然后还要在这个基础上搞“在珠校区共同体”,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无论北师珠、北理珠的转设结果如何,可能用不了多久就无人问津了。但是如果政府守不住依法行政的底线,就不知道有多少魔幻现实要扑面而来了。

附件:

4 thoughts on “北理珠“基本合格”

  1. 广东省所有的民办高校,好像就剩北理珠没有转设……
    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死局?

    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希望 深圳光大策略投资有限公司 能够得到他应有的收益和回报。毕竟10年前,如果没有投资方,北理珠根本就不会存在。

  2. 只说北理工的不是,光大老板不会顾全大局吗,不懂见好就收吗?广东多一个985校园对广东人民是多好的事呀。

    1. 请注意,北京理工大学,是工业和信息化部直属高校。
      即使如你所愿,他在广东多了个校区,其实本质上也跟广东省没有太大关系。也不会给广东多一个招生名额。

  3. 当转不转,反受其乱。光大的二位老板也是人才。幸福来的太突然,年轻的邹校长现在做梦都在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