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校区的冬天

Loading

上一篇文章《“笨蛋,问题是经济”》以北师大珠海校区为例,讨论了异地校区的办学经费问题。没过几天,就有读者提供了新的线索。

2023年9月22日,广东省教育厅网站公示了两个信息:《关于2023年高等教育“冲补强”专项资金(第二批)安排方案的公示》和《关于2024年高等教育“冲一流、补短板、强特色”提升计划资金安排方案的公示》。

关于北师大珠海校区,2023年“冲补强”专项资金拟安排3000万元资金额度(“省校合作项目”专项补助),2024年拟安排1000万元(重点学科建设高校)。有北理工珠海学院的校友在《“笨蛋,问题是经济”》下面留言问作者如何看待上述安排,这里答复如下,仅供参考:

首先,两个名单中都没有“北京理工大学珠海校区”的身影,说明至少到目前为止,广东省仍然没有把“北京理工大学珠海校区”列入“省校合作项目”或者“重点学科建设高校”。

作者认为,广东省的这一做法是实事求是的。因为截至目前,“北京理工大学珠海校区”还没有得到教育部、工信部的批准,也不是依法设立的单位,当然没有获得资助的资格。

那么北师大珠海校区是否具备合法资格呢?这要看广东省资助的主体是哪个“北师大珠海校区”。

目前实际上存在两个北师大珠海校区。一个是经过教育部批准,依据教发函【2019】14号文件成立,作为北京师范大学内部机构(二级单位)、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北师大珠海校区。另一个则是北师大个别领导违反《事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实施细则》,违反登记管辖,以欺骗手段在广东省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违法设立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事业单位。

如果广东省“冲补强”资金资助的是前者,那么勉强可以说是合法的(严格地讲,这个校区的设立也存在违法违规的问题)。但是这笔资金要进入北京师范大学的对公账户,而不是另一个违法设立的北师大珠海校区的账户。假如广东省把“冲补强”资金打入后者的账户,那么在理论上就属于违法行政,因为把财政资金拨付给了一个违法设立的单位。

其次,从安排资金的规模来看,就比较微妙。

比如从2023年拟安排给北师大珠海珠海校区的额度3000万元来看,不到南方医科大学8900万元的一半,但却是后面华南农业大学等十多所高校资金总和(600万元)的五倍。而2024年给北师大珠海校区安排的资金为1000万元,比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的1015万元还少一点,也远远低于其他广东本土高校。

这种安排给人的感觉是,广东省政府既不能把北师大珠海校区与本省高校一样视同己出,也不能过于冷落。不给当然说不过去,但是给少了不行,给多了也不行。目前广东省给北师大珠海校区安排的资金额度,恐怕已经是广东省政府在现有财政制度框架内,能安排的最大额度了。虽然不能解决北师大珠海校区的燃眉之急,但也聊胜于无。

北师大珠海校区的资金情况究竟如何,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至少北师大珠海校区的“总设计师”和“总会计师”心里是清楚的。

2023年9月19日,北师大实验幼儿园的一篇新闻稿透出了一点端倪。在这篇名为《视察指导明方向,凝心聚力促发展——记北师大珠海实幼开园筹备之新进展》的新闻中提到:“9月14日下午,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程建平,党委副书记、校长马骏,党委常委、副校长、珠海校区管委会主任王守军,党委副书记、珠海校区党委书记韦蔚等一行深入北师大珠海实幼施工现场,检查指导各项工程建设情况。”

很难想象,北师大的书记、校长以一起奔赴广东,只是为了视察幼儿园工地。

如果再向前追溯,2023年7月28日,广东省有关领导在北师大调研时(新闻链接),北师大有关领导已经近乎“明码呼叫”:希望双方加快落实5月26日与广东省领导会见精神,进一步推动双方合作向更深层次、更广领域迈进。

可能北师大最希望广东省“加快落实”的,就是给北师大珠海校区“打钱”。因为如果再不“加快落实”,北师大珠海校区其他项目会不会爆雷不好说,至少北师大珠海校区幼儿园及儿童博物馆项目就要出问题了。

根据珠海市住建局提供的施工许可证信息,该项目的合同工期为“2022.07.21 ~ 2023.05.14”,总承包合同中的计划竣工日期为2023年8月31日。现在这个项目不仅已经超出合同竣工期限,而且也错过了秋季入园的报名时间。

了解工程行业的人都知道,凡是逾期没有竣工的,除了天灾和政策调整之类的不可抗力,十有八九就是建设单位(甲方)没钱了。北师大珠海校区幼儿园及儿童博物馆项目没能如期竣工,显然是资金出了问题。

这个在2020年4月立项的项目,从一开始就因为资金问题而迟迟没有开工,以至于不得不在逾期2年后,于2022年6月1日重新向珠海市改革发展局申请备案。建设资金规模也从2020年最初备案的1.45亿元,在2022年猛涨到了2.9亿元,翻了整整一倍。建筑面积则从25000平方米增加到了32200平方米。

根据珠海市财政局给作者的答复,北师大珠海校区幼儿园及儿童博物馆项目资金,为北师大珠海校区自筹。但是北师大珠海校区却在招标和申报相关建设工程许可的过程中,多次称该项目资金百分之百来自财政资金。

包括珠海市教育局(负责幼儿园审批)、珠海市文广旅游局(负责博物馆审批)在作者的追问之下,都已经书面承认没有该项目的正式批准文件。顺便说一句,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在这么多证据之下,仍然说作者没有提供该项目是违建工程的证据,显然是铁了心要为北师大珠海校区“保驾护航”。

北师大珠海校区幼儿园及儿童博物馆项目隐瞒真实资金来源,弄虚作假,强行上马,不断扩大建设规模,其动机显然不是为珠海校区教职工解决子女教育问题那么简单。其资金来源的不透明,以及明显高出正常水平的工程造价,必然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理由。

北师大三位主要领导9月14日的神秘之旅,究竟是为了视察幼儿园工地还是为了推动广东省“加快落实”有关精神,可能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但是广东省教育厅公示的这两个名单至少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在当前的财政背景下,北师大珠海校区想从广东省财政薅羊毛,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3000万元大概也就勉强够北师大珠海分校和北师大珠海校区一个月的教职工工资加社保,恐怕连儿童博物馆的装修都不够,更不要说嗷嗷待哺的理工综合体和京师家园三期工程了。如果不追加七八个亿打底,这些项目可能就无法竣工验收。

在当前的经济背景下,北师大珠海校区要想苟下去,唯有寄希望于财政资金的输血。而各级财政是什么状况,大家未来会有更明显的切身体验。由于北师大几位主要领导在珠海校区问题上一系列涉嫌违法违纪的决策,使得珠海校区的每个工程项目都鬼影重重,经不起公开透明的审计。这也使得在财政紧张、勤俭办一切事业的大背景下,任何想对北师大珠海校区伸出援手的政府部门及其领导,无论是教育部还是地方政府,都要三思而后行,否则将面临难以估计的政治风险。

如果北师大的书记和校长此行为经费而来,二人一同出马,才从广东省要到3000万元专项补助(这些专项补助能否用于工程建设尚未可知),不仅对于解决北师大珠海校区的资金问题杯水车薪,而且还释放出更加令人不安的信号——北师大珠海校区的这个冬天,恐怕不太好过。

从目前的宏观经济形势来看,这个冬天甚至可能不会是几个月那么简单,说不定是漫长的“核冬天”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