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辟蹊径的北理工珠海校区

Loading

首先,感谢各位一直关注金凤路8号的读者。请大家收藏本站地址 https://jinfenglu8.com,并分享给其他失联用户。也欢迎大家通过留言和赞赏方式,提醒和鼓励作者更新。

最近,即将成为北理工珠海学院“遗址”的金凤路6号新建了一个大门。这预示着北京理工大学在珠海学院转设和异地校区审批的问题上,准备走一条极不寻常的道路:既不走正常审批的老路,也不走依法转设的正路,而是准备学习隔壁的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走上放飞自我的邪路

关于北理工珠海学院究竟如何转设,舆论场里已经充斥着各种“盖棺定论”的说法,但唯独没有作为主管机关的教育部和工信部的正式批准文件。

然而,这种明显不正常的现象,既不影响各种主流媒体和自媒体们附和北理工的官方吹风喂料,也不妨碍龙腾院士从北理工校长转任科技部副部长。以至于有人传言称,教育部已经对北理工珠海校区采取默许态度。

那么教育部究竟是什么态度呢?

教育部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8931号建议的答复》(教发建议〔2021〕26号)提到:

2017年12月,教育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高等学校基本建设管理的通知》(教发厅〔2017〕12号),明确原则上不支持、不鼓励跨城市、跨省建设新校区,特别是具有本科教学功能的新校区。2021年5月,教育部印发《关于规范高校异地校区建设管理工作的通知》(教发厅函〔2021〕18号),明确除党中央、国务院安排部署及对接国家重大战略外,原则上暂停审批新的高校异地校区

如果北京理工大学珠海校区属于教育部所说的“党中央、国务院安排部署及对接国家重大战略”范畴,那么教育部早就应该完成正常的行政审批程序,并将审批文件公示。反之,如果没有教育部正式的批准文件,那么就说明北理工珠海校区显然没有达到“党中央、国务院安排部署及对接国家重大战略”的级别。

尤其需要提醒围观群众的是,北理工珠海校区究竟有没有达到“党中央、国务院安排部署及对接国家重大战略”这一级别,应该以党中央、国务院,至少是教育部的正式文件为准,而不是北理工对媒体吹风炒作、自说自话,或者自媒体和各类疑似热心校友自行脑补。除非有关当事人打算抛开党中央和国务院,自己另立山头,那自然另当别论。

因此,本着不传谣、不信谣的严谨研究精神,作者分别向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批准设立北京理工大学珠海校区的正式文件”。其中教育部答复如下:

教育部在2024年3月21日向作者发出了延期答复告知书。该延期答复充分说明教育部深知兹事体大,社会影响面广,因此极有可能进行了内部讨论和征求相关单位意见,以至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都没形成正式答复意见。

2024年4月17日,教育部终于正式答复称,本机关不存在你申请的政府信息,即“教育部批准设立北京理工大学珠海校区的正式文件”。也就是说,教育部至今没有正式批准设立北京理工大学珠海校区

从依法行政的角度,教育部的这一答复,基本上算是给到目前为止的北理工珠海校区闹剧一个“阶段性结论”。

之所以说是“阶段性结论”,是因为我们无法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新的结论,比如因为国家战略的需要,北理工珠海校区终于得到了正式的批准。当然,也可能因为一些更奇葩的原因,北理工珠海校区连同珠海学院一起gg了,以至于教育部根本就没必要再审批了。

如果北京理工大学的领导还没有失去理智的话,就应当依据教育部的这一答复精神,悬崖勒马,认真反省到目前为止的行为,回到依法转设珠海学院的轨道上。除非,他们已经铸成大错,没有了回头路,只能一路狂奔到底。

作者提出的每一种可能性,都是基于严谨的证据和法律依据。不仅如此,有证据表明,还有一些更匪夷所思的事情已经和正在发生,以至于让他们隔壁的北师大珠海校区都要倒吸一口凉气。

鉴于作者不是北理工珠海学院的利害关系人,这里也不合适做过多的点评。这其中跌宕起伏的剧情,更适合由北理工珠海学院董事会各方以及光大策略的股东们(包括前股东)去慢慢体会。只能说,北理工珠海学院有关领导和光大策略股东的脑洞真是大,当然胆子更大。

从金凤路6号到金凤路18号,短短不到一公里的距离,竟然冒出两家违法违规操作的中央直属高校异地校区:一个是欺上瞒下,以欺骗手段获取异地校区的审批。另一个则干脆甩开教育部,跑马圈地、放飞自我,好不快活。这一现象的背后,需要思考的问题太多。

至少我们可以确定一点,北师大珠海校区的“病毒”,已经开始“变异”,并发生“人传人”。所以才有了北理工珠海校区的有样学样。这就是“榜样”的力量,一个教科书式的“破窗理论”的行为世范。

一定会有读者好奇,即然教育部说没有北理工珠海校区的批准文件,那么工信部是如何答复的呢?其实工信部的答复更有意思,限于篇幅所限,作者另外再找时间与大家分享。

最后,对于教育部和工信部在政府信息公开问题上的依法行政,作者给予高度肯定。他们关于北理工珠海校区审批问题的客观答复,有助于拨开云雾,让我们看到依法解决北理工珠海学院问题尚存一丝希望。

当然,时间也没剩多少就是了,有关各方就别自己骗自己了。

11 thoughts on “独辟蹊径的北理工珠海校区

  1. 北理珠有的人,成天说教育部已经“默许”了北理工珠海校区,如今教育部答复“我没批准过”,这下怎么收场(作者苦口婆心劝大家守法,一定要守法!有些人死活不听啊)

    1. 对法治的绝望就是对社会的绝望。法,不应向不法让步!

  2. 如果珠海学院停办,需要教育部批准吗?还是自己宣布不招生就可以?

    1. 独立学院终止办学,需要向广东省教育厅申请,专家论证,公示后,由广东省政府报请教育部批准。这是高等教育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的

    2. 那北理珠对外宣称的本科生今年停招算是哪门子操作?连续停招几年自动停办?

  3. 既是法治,也是Z治。哦,对不起,应该是这样的:是Z政,是法治。

    (至于什么意思就是如上这个意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